栾树,一棵行道树的道行
初见“行道树”一词时,我顺口读成了“道行树”。 道行,这两个字,却真出尘又饱满。

  初见“行道树”一词时,我顺口读成了“道行树”。

  道行,这两个字,却真出尘又饱满。

  道行是稳的,一步一个脚印的修行,经历数年的风霜雨雪、四季轮回,直到功夫深通精微了,就有了沉淀,有了清净心。拥有这样品质的树,必然活的大气,生机勃勃,又质朴厚重,既能在盛夏恰到好处的为人们遮阳避暑,又能在寒冬识时务的输送宝贵阳光,在岁月的变迁中守望静好,与时代的审美共同滋长,才堪为守护一座城的“行道树”。

  如同一段善缘,绝非刻意求来,而是自己修来的,曾经盛极一时的悬铃木,终究因为飞絮、花粉、烂根、倾倒的问题,逐渐退出杭州行道树的舞台。

  取而代之的是栾树,这是一种美过花的树,却不似花那般哗众取宠。高大,但没有法国梧桐的岁月苍伤感,深邃,但没有青松翠竹的冷漠距离感,颀长却不清削,丰富却不张扬。如一位极富修为的古代士大夫,又像是一位渊博从容的中年男子,虽然饱经人间沧桑,却仍然有着谦和的面容,有着盛世的安静和淡泊,能拥有这样的“行道树”何其幸运。

  江南的夏末,脾性还很烈,灼热的空气令寻常花草颓然叹息,栾树却义无反顾地开出一簇簇金黄的花序,每一蔟都被4瓣细小的花朵密集的包裹着,像傍晚的霞光,更像绽放的烟花。

  风和雨掠过时,这些金黄便要陨落了,漫天飞舞,流花似雨,直到铺天盖地了,碎金遍布路檐、道牙、湖面,人们才恍然抬头,原来栾树已经开花了呀,竟落了这么多花。

  栾树的花落不似樱花那般一夜凋尽,凄美绝唱,它是从容不迫、神色自若的,持续浩浩荡荡、纷纷扬扬一两周的时间,即便再忙碌无感的人也会注意到这不同寻常的季相,而栾树所做的只是在光阴中沉淀,将冬春夏三季的等待与艰辛都沉淀到记忆深处,散落到卑微世尘里,当岁月老去,生命却出落得越来越动人。

  落花的枝头即刻萌生出蒴果来,从初生的鹅黄、青绿到逐渐成熟的浅橙、酒红,那三棱型的蒴果颜色变化极其丰富,但无论如何变化,都是适可而止的不饱和色调,绝不会过分浓艳甜腻。那是栾树用另一种非花非叶的方式继续守护初心,行使使命,与灰蓝色的天空、冷灰与暖灰的建筑一道,渲染出江南初秋与生俱来的低调精致和古朴优雅。

  虽然家门口的车行道旁就种了成排的栾树,我还是寻了一个微风正好、阳光不燥的天气,去了龙井山,去拜访那些生长在茶园边、青山下的栾树。

  那些蒴果深深浅浅、层层叠叠,深沉透彻,又蓬勃饱满,在阳光下如晶体般熠熠生辉,善解人意地注视着葱茏华盖下,各色车辆疾驰而过。风拂来,蒴果便开始浅奏低吟,交织成着一曲扣人心弦的旋律。

  就当我以为栾树的故事将止于这绚烂华美的尾曲时,偶然得知,成熟黑透的栾树果实是可以串起来做佛珠的,故寺庙多有栽植,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里有一段对栾树的描述:“其中有实,圆黑坚硬,堪为数珠者,是也。”

  再看栾树时,周围的就变得通透起来,原来这才是栾树一年的修行,却参透了人一世。

  时光易逝,刹那芳华,与这个浮躁的世界相处,热闹与光鲜是别人的,优雅和安宁才是自己的。不因花开而喜,不因花落而悲;不因无人问津而一蹶不振,不因众人拥戴而得意忘形;不因欢喜而执着,不因美好而迷失。只是守住一方宁静,让一切融于慈悲,“道行”这个词用在栾树身上恰如其分,这是一种深入骨子里的格局。

  我拾起一枚酒红色的蒴果放在掌心,果在手中,便是所有。

联系电话:15808967732邱 13507962042周
公司地址:江西省吉安市峡江县马埠镇固源村
公司网址:http://www.jxthst.com
备案号:赣ICP备19007391号-1

手机扫一扫进入